当前位置:首页 > 牛牛
牛牛
来源:优德S出品    2015年02月16日

民间故事:报 仇

民间故事:报 仇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

文/江河水


话说这天三人来到信阳鸡公山一带,找了一家客栈暂住下来,为此石敏心里挺不高兴的,只不过害怕表姐就没在说什么。

林江将她们二人安排好后,便换了件刚进城时新买的衣服,又和两人吃了点饭便独自一人出了客栈。

时隔四五年,让林江想起了他上次来此的时候,听表姐说是被两个捕快赶着马车从这条街道送到姑姑家的,以后他便在此一个多月,却受到了姑姑的冷嘲热讽和不待见,如今想想也只能是一笑了之。

林江走到了一家“温香楼”的楼下,此处是一家妓院,无论白天和晚上都有妓女做陪,生意很是不错,而现在的“温香楼”中正有一富家子弟在大声的说着什么,然后就是一群女子的欢笑声和淫荡声。“这声音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是关木峰!”林江自言道,他对关木峰的声音记的很清,这源于他看到了他和刘梦霞再房间里的那一幕。

林江愤愤的道:“关木峰应该早就和表姐结婚了吧,怎么还能在妓院寻欢作乐?哼!好你个关木峰,今天我要替表姐教训教训你。”林江上了二楼推开一间房门,里面正有七八个妓女围着关木峰,嘻嘻哈哈,莺莺燕燕,傍边还有一女子在为他们弹曲。

林江见到心中很是生气便道:“关木峰,你这个王八蛋!你本是有妻子的人,为何还要到这种地方来?”

里面的人被林江的突然闯入感觉很奇怪,还没等他们反映过来,却又听到林江的话语,这些妓女听后便哈哈大笑道:“怎么关大公子,你什么时候结婚了?你不是说要娶我的吗?”

“是呀,关大公子,你也说过要娶我的呀?你是什么时候结的婚呀,为什么不请我们去喝喜酒呀?哈哈哈。”一阵笑声过后,林江感到很奇怪,听刚才这些妓女所说,关木峰好像并未成家。

此时的关木峰心中无比的纳闷,他想不明白这人是从哪冒出的,上来就先胡说八道的,于是问道:“他妈的!你是谁呀?本少爷什么时候结婚了。”说完便摸了摸坐在他左边的女子和亲了亲坐在他右边的女子后又接着道:“就算是要结婚,也要把你们全都娶回家。”一群女子听后高兴的给关木峰夹菜,喂酒……

林江上前一步道:“你不是在几年前娶了本地富商刘家的女儿刘梦霞为妻了吗?”

关木峰被林江的突然闯入扰了他的兴致,心中很是不爽,听到他说后便大声道:“他妈的!本少爷今天出门是不是忘了看黄历了呀,这人是从哪冒出来的?什么他妈的刘梦霞,刘彩霞的,来人!把这混蛋给本少爷打出去!”话音刚落,从门外冲进来六七个彪形大汉,他们都是关府上的护院家丁,平时跟着关木峰没少干坏事,几人进来后,便要将林江一顿暴打,只可惜这群乌合之众哪里是林江的对手,而林江也急于的要问出他心中的凝惑,三拳两脚便把这群彪形大汉给打的落花流水,在屋中的妓女见林江武功不凡,个个都吓的躲在了一傍。

关木峰见自已平时依靠的这些彪形大汉被人瞬间打的倒地不起,心中十分的害怕,酒也完全醒了,他对着林江道:“大侠,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呀。”他刚听到林江莫明其妙的说自已结婚了不该来这种地方的话,便想他定是认错人了。

林江没有和他废话直接道:“你有没有娶刘府的女儿刘梦霞为妻?”

关木峰一时没有想起,林江以为他是不想说,便运功至手掌,将桌上的一只酒杯给凌空的吸到掌心,酒杯并未碰到林江的掌心,稍抖了抖手掌,林江便将吸入凌空中的酒杯给震的粉碎,这一手高强的内功,就算是没有练过内功的关木峰也看到出此人决非常人。于是跪在地上道:“大……大侠,你说的是……卢英的女儿,刘……刘梦霞吧?”

林江道:“正是!”

关木峰道:“大侠……大侠我没有娶她为妻呀?”

林江道:“你胡说,当年我明明看到你在她闺房中,你们两人在床上亲热。”林江急于问话,此时也顾不上羞耻不羞耻了。

关木峰听到此处,突然想到了什么便道:“大侠你是卢……卢爷爷。”他本想说卢平远,但想到此时性命在他手上,还是叫声爷爷吧。

关木峰:“卢爷爷,你有所不知,当年的那晚不是你表姐刘梦霞,而是小玉。”说着便把刚刚弹曲的那位女子叫了过来。

林江道:“你把话说明白,否则我顷刻间取你性命!”

关木峰吓的急忙道:“是是是,我这就说,当年你姑姑为了把你赶走,也为了让你对你表姐死心,才想出的这个办法,小玉本是这“温香楼”的妓女,会唱曲,能模仿她人的声音,于是你姑姑就把小玉易容成刘梦霞的模样,让我在你表姐的闺房中和小玉亲热,让你看到后,你定会以为那是你表姐,因为这此之前你姑姑一直都是将刘梦霞给关起来不让她见你的,再加上那段时间还总是对你冷眼相加,所以才料定你肯定会上当的。”说完还让小玉模仿了两声刘梦霞的声音,林江听到后,心中大为懊悔!自言道:“原来是我冤枉了表姐,是我对不起她。”

林江道:“我走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关木峰道:“卢爷爷自从你走后,刘梦霞就被放了出来,她在你房间里发现了你写的信后,便一言不发,你姑姑劝了她好多次让她嫁给我,你表姐始终一言不发,就像变了人,没过多久就离家出走了,后来你姑姑就派人一直找,现在找没找到不清楚。”

林江道:“这么说,你没有娶她?”林江虽听了关木峰刚才所说的话,还是要在确认一下。

关木峰道:“卢爷爷,我真没娶,我连她的香味都没闻到,她离家出走后,我家也就不再到刘府提亲了,之后提亲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林江听完关木峰所说的后,心中感慨万千,原来当年他所看到的全是假象,不过林江还是有点不相信,又让小玉学了一下刘梦霞的声音,小玉学着说完后,他才彻底的相信,怪不得当年他在门外听到的声音有点不自然,原来这是一个人模仿另一个人时,喉部所发生的变化。

关木峰见林江不再说话,心知定是他心中伤感,很怕林江会突然杀了他,这时他小声的道:“卢爷爷,当年那件事我也是听从了你姑姑的吩咐后才那样做的,你就放了我吧。”

林江没有再为难关木峰,离开“温香楼”后,来到了卢英家,家丁们听说是夫人的侄子,去通报了卢英后林江进了她家,也许是因为卢英觉得自已当初做的太过份了,也可能是对她女儿离家出走至今未回原因,此时见到林江略显尴尬和伤心,林江没有怪她,也没有恨她,只是向卢英问了刘梦霞的消息,卢英伤心的哭了出来对林江说,这么多年她一直派人寻找,至今都没有找到,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林江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只是独自一人去了刘梦霞的房间,在房间里林江心中内疚万分,他发誓一定要找到表姐,不管她是死是活!

告别卢英时林江转身对她道:“姑姑,你保重!”卢英听后泪如雨下,她恨自已当初为什么要这样?她颤抖的声音道:“远儿……远儿姑姑对你不起,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姑姑没多少亲人了,你就别恨姑姑了?”

林江听到她真诚的话后流着泪道:“姑姑,我早就不恨你了,虽然你并不是我的亲姑姑。”

卢英惊讶道:“原来你都知道了。”当初卢正再收养到卢英十岁时便将她的身世告诉了卢英,之后卢家谁都没再提起,因当时林江还未出生,如果不是黄天厚告诉他,他永远都不会知道。

林江道:“是一位老前辈告诉我的。”

卢英心中此时十分的愧疚,她想到了卢家对她的救命之恩和把她养大成人之情,于是道:“远儿……姑姑对你不起,对你爷爷不起,对你爹不起,对你和你表姐不起,你等等姑姑……”

卢英说完便回家中拿出了五百两银子,送给林江道:“远儿,这些钱你拿着,不管找不找的到我女儿,都不要忘了你还有个姑姑。”

林江哈哈大笑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姑姑,银两我只拿一百两,也算是对你的尊敬,其余的都拿回去吧。”

林江拿着一百两银子离开了卢英家,卢英本想多看林江几眼,可惜林江并未回头只是流着泪向前走去,卢英见状大哭的瘫坐在门口,久久没有站起……

一阵风刮来,将路边一张桌上的纸张吹起,这是个替人写信的桌台,风把吹起的几张信纸刮到一个孩童脸上,孩童大约两岁左右,是个男孩,同他爹爹一起从远处来到信阳要为他的妻子买回去一些做糊辣汤的材料,孩童被纸张打疼了脸哇哇的哭了起来,一个四十几岁的农夫赶紧抱起孩童尽显关爱的轻轻揉了揉孩童的脸蛋,这是孩童的父亲,中年得子自然是心疼万分,林江不知怎得,被刚才的那一幕触动了他的内心深处,儿时的记忆又回到了他的脑海中,也就是那一瞬间林江上前道:“这孩子长的真可爱,你是他爷爷吗?”林江以为这个四十几岁的农夫是孩童的爷爷。

农夫听到有人夸自家的孩子自然是很高兴,他憨厚的道:“我是他爹,老年得子,我长的丑,孩子随他母亲。”

林江笑了笑道:“原来如此,大哥老年得子,真是恭喜,想必大哥的夫人一定是一个贤惠漂亮的女人。”

农夫憨笑了两声,没有回答林江的话,他只是一个农夫口才上面自然不能和林江相提并论,林江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随手逗了一下孩童道:“告诉叔叔,你来这里做什么,叔叔好给你买糖葫芦吃。”

孩童听到有人要给他买吃的也就忘记了刚才被几张纸打脸的事了,高兴的道:“好呀,好呀,叔叔我和爹爹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给娘买糊辣汤材料的,娘说了这里的糊辣汤很好喝,以前他和舅舅一起在这里喝过,只是当时没有喝好。”

林江听到孩童的话后道:“你们真是一对好父子,谁家女子这么幸福嫁给了大哥。”

孩童道:“我娘可漂亮了,只是娘的脚没法走动,所以我和爹才来到这里给娘买吃的。”孩童说完显的很伤心。

林江笑了笑问农夫道:“敢问大哥,令嫂脚怎么了?小弟学过一些这方面的医术,不知能否帮的上忙。”

农夫听到林江如此说激动的道:“我娘子是被恶人挑断了脚筋,不知神医能治吗?”农夫以为林江是个江湖上的神医。

林江以前在黄天厚那里早已学成了续骨,接筋之法自然是信心满满道:“当然可以!”

孩童听到高兴的道:“真的吗?太好了,我娘是不是明天就能陪我一起跑着玩了。”

两人被孩童的天真逗笑了林江随口道:“告诉叔叔你知道你母亲叫什么吗?”

孩童高兴的道:“我娘叫刘梦霞,我爹叫张老憨,我叫张远。”

张老憨笑了笑道:“名是孩他娘取得,我不识字,取不出啥好名。”

林江听道刘梦霞三个字,很是震惊他仔细的看了看孩童的眉宇之间,竞发现他和表姐很相似,难道……难道这是她的丈夫和孩子,不!怎么可能?表姐是大户人家的女子长相绝美,怎么会嫁给一个农夫,一定是同名同姓,林江不停的再告诉自已一定不会是表姐的。

他为了搞清楚此事,和张老憨父子一起买完糊辣汤材料时,便带着他们来到了客栈,赵婷和石敏听林江说要去为张老憨的妻子治伤和看一看到底是不是他表姐后,五人便一起上路赶到张老憨家中。

张老憨本是农家人,见到林江又带着两个女子心中多少有点害怕,但他为了给妻子治伤也就只好抱着儿子上了马车同他们一起走。

五人赶了一天的路来到了安徽九华山的一处山中小院,林江、赵婷和石敏三人下了马,张老憨一手抱着已经睡着的张远,一手拿着糊辣汤料下了马车,林江看了看这处小院和当年姚老汉的山中小院没什么两样,三人在张老憨的热情招呼下进到了房间,里面有一位背对着他们坐在简易轮椅上的年轻女子,女子听到丈夫回来便转了下轮椅想要说什么,但她在看到林江的时候,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止了,空气也似乎在那一刻凝固了……

张老憨没有注意到他妻子的表情只是将睡着的张远放到床上后,兴高采烈的指着林江对他妻子道:“这是一个神医,他说他能治娘子的伤,我……我就给他们带来了,还有买的糊辣汤料也带回来了,嘿嘿嘿。”张老憨也只是听林江那么一说,并未见过他的医术,只不过农家的汉子心眼实,人家说啥他们也就信啥,看来这次他信对了。

张老憨接着道:“这是我的娘子,她能看上我是我的福份,我也没让她随的我姓,她本家姓刘,叫梦霞。”

老天爷又和林江开了一个玩笑,坐在轮椅上的年轻女子正是他的表姐刘梦霞,此时的刘梦霞少了很多往日的风彩,她穿着普通农妇的衣服,脸蛋还是很漂亮,但是她的眼中却没有了神彩。

“表姐!”林江忍不住开口道。

“表弟!”刘梦霞泪如雨下。

原来在五年前,刘梦霞离开家后便到江湖上去寻找林江,一直找了两年多,当时他并未想到林江会去西藏,也许是当时她心急如焚,忘记了人皮天书的秘密要到西藏才能解开,也就是在刘梦霞找了两年后的某一天,行至九华山时被多布杰和费家四子,费忠、费礼、费义、费廉四人围攻,刘梦霞不敌他们,被多布杰挑断了脚筋并一掌打下山悬,被到山中去砍材的张老憨救下,张老憨是山中的农夫,父母早亡,独身一人四十几岁了还未娶妻,但他心底善良是一个十足的好人,救了刘梦霞后张老憨不敢有丝豪的越轨行为,他找了很多的草头郎中来为刘梦霞治伤,本来就没什么银子的张老憨再花光银子后,便卖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最后还只能用草药来为刘梦霞治伤,二个月后,刘梦霞内伤痊愈,但是他的脚筋却无法接上,从此她也只有坐在张老憨为她做的简易轮椅了,其间有好几次刘梦霞想要以死了之来解脱自已,可是都被张老憨拼命的拦下,刘梦霞知道自已以后再也无法去寻找林江了,她时常的感叹上天的不公……

一年后刘梦霞为了感激张老憨的恩情,便嫁给了他,而张老憨也只是再洞房的那一晚和刘梦霞有过肌肤之亲后就再也没碰过她,但是张老憨却一直在为治刘梦霞的脚伤而四处奔波,他对刘梦霞也是言听计从。

试想一下一个四十几岁的老光棍突然有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娇妻,谁不听话呀。

两人道出关系后,张老憨很是惊喜,原来找到的神医竟是娘子家的表弟,他虽没问过刘梦霞的来历,但得知是刘梦霞的表弟后,便欢喜的张罗和做饭烧菜生怕怠慢了林江,而聪明的赵婷却看出了什么,她拉着石敏前去帮张老憨的忙。

此时屋中只有林江和刘梦霞以及睡着了的小张远,两人许久未见在屋里聊了很多,刘梦霞狠狠的给了林江两个耳光后两人便相拥在了一起,刘梦霞撕心裂肺的哭声惊到了房间外的三人,也把睡着的小张远给惊醒,赵婷听到小张远的哭声后赶紧将他抱了出来,张老憨还以为是娘子许久不见家人了,肯定是太高兴了,在一傍哄孩子的赵婷小声的告诉了石敏她所猜到的事情,石敏听后凝望着张老憨,眼中流下了泪水。

准备做饭的张老憨并不明白这些人的心思,这也不能怪他,因为他只是一个傻傻而又善良的农家汉,他高兴的张罗的做饭用的东西,突然想到了什么便想去屋中拿出做糊辣汤的材料准备做几碗娘子爱喝的糊辣汤,正要往屋中走时看到院外有一个头陀在牵林江刚才所骑的马,这让张老憨很是受不了,他不能让自家娘子的表弟的马被人牵走,于是上前去和头陀理论,头陀很是凶恶一脚将张老憨踢回了院中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口吐鲜血而死。

可怜的张老憨他来到这个世界的上任务好像就是为了让林江和刘梦霞再次相见,而现在他的任务完成了,也被人给一脚踢死了。

刚把小张远给哄睡的赵婷、石敏二人见到张老憨被打死紧张的大声道:“林大哥,救命!”林江此时已经告诉了刘梦霞自已改名林江了,所以刘梦霞在听到叫“林大哥”时并不感到奇怪。

屋中的林江听到后,来到院中看见张老憨已死,又看到一个头陀在哈哈大笑,这个头陀林江识得,他就是当年对林江施“千针刺骨散”毒,并把他打下山悬的那个头陀,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头陀见林江还未死心中很是愤怒,飞身上向想要结果了林江,而此时的林江早已脱胎换骨别说一个头陀,就是十个头陀现在也不是林江的对手,一番打斗后头陀被林江一掌震飞,临死前口中自言道:“这是什么功夫?”

这头陀本是刚从西藏归来,他在拉萨的大昭寺中得知了人皮天书的秘密,虽然只得到了一半但他仍然很兴奋,昼夜兼程的赶了回来,在走到此处时他所骑的快马被累死了,便要去寻马,正好看到停在院外的几匹好马……头陀万没想到会碰到已经练成神功的林江。

打死了头陀之后,林江将张老憨的尸体抱到了屋中,刘梦霞看到自已的相公死后,竞没有哭泣,也没有欢笑只是黯然神伤,他对张老憨只有感激没有爱。

埋葬了张老憨后,林江便开始为刘梦霞治伤,经过数十天的中草药浸泡和治疗以及《天法经》上神功的辅助治疗,刘梦霞便可以下地走路。这天因中草药不够,林江决定去城镇中买些,却在此碰到了万刀帮二护法扎西顿珠和费家四子,,林江见到他们后心中充满了怒火,除了杀父灭门之旧仇,还有表姐被挑断脚筋之新仇,今天就在此一并了了吧,六人拉开了阵势准备血拼一场。当扎西顿珠和费家四子看到林江时还以为他是借尸还魂了,林江也没在对既将死去的几人做隐瞒,告诉他们自已当年是如何逃走的,五人听后心中震惊,扎西顿珠道:“哼!上次让你从密道逃了,这次看你往哪里逃,人皮天书我们已经从一个头陀那里得到了,虽然是拓印的但是只要能够找到宝藏就行。”

自从上次头陀一下得到四块拓印的天书后,便在江湖寻找宝藏,后来被万刀帮门人发现,便抢了一块能看清的,毁掉了两块,头陀带着手中另一块可以看清的天书逃到了西藏,一躲就是四年,直到数日前被林江杀死。

几人上前围着林江,费忠、费义、费礼、费廉分别站在了林江的左右前后四面,而扎西顿珠则站在外围不打算动手,四人抽出宝剑从前后左右向林江攻来,只见林江使了一招“天地旋转”轻松的躲过了四人的剑锋并用双臂顺势缠着他们的宝剑,林江双臂运功,竞将四人的宝剑生生缠断,随后一招“沙场点兵”将四人用掌力一一震死!这费家四子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是一流好手武艺相当不凡,只可惜现在的林江早已经成了可以称霸武林的神功了,费家四子与他相比自然不算什么高手了。

扎西顿珠本以为自已不用出手,让费家四子来解决林江就行,不曾想这四人在瞬间被林江打死,心中也不免害怕起来,扎西顿珠很清楚如果这四人同时围攻自已,他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结果了他们的。

扎西顿珠见情况不妙正要逃走时被林江飞身挡下,两人交手不到十个回合,扎西顿珠便受了林江二十三掌八拳,共三十一下,他的前胸,后背,腹部,左腰,右腰,肋骨,锁骨,左脸,右脸,下颚,天灵盖等处被一一击中,而每一掌拳的力度都恰到好处确保扎西顿珠再受完全部的攻击后才能死去,这三十一掌拳代表着卢家上下三十一位家丁、丫环。

扎西顿珠边打边退想要逃走却已经身受重伤,最后被林江一招“迎风腿法”中的“千斤腿”一脚把他踢飞出去,扎西顿珠在空中翻了几翻便挂在了一棵大树上死去!

林江回到了张老憨家中,将所发生的事告诉了刘梦霞,刘梦霞听后很是开心,除了挑断脚筋之仇已报,还有就是她现的脚筋已经接上,只要再浸泡一次特制的中草药便可完全接上脚力如初,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刘梦霞第一次如此开心,她仿佛又回到了在江南和表弟一起练剑时的日子,两人互相望着,一声孩童的哭声将刘梦霞的思绪拉了回来,抱起小张远耐心的哄着他,脸上却又多了几分伤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